当前位置: 濮院景北资讯 > 文化
马识途人民日报撰文:我爱我的祖国

发布时间:2019-11-12 09:43:43 热度:2233

时间像箭一样飞逝,太阳和月亮像梭子。仿佛转眼间,我已经过了一个世纪,达到了105岁。回首这一百年,它就像一个烟雾中的梦,也生动地呈现在我们眼前。自从我在20世纪30年代加入革命以来,我一直被从生到死战斗的地下党派的工作磨炼着。抗日战争期间,在西南联合大学,我亲眼目睹了一代知识分子艰苦奋斗的勇气和胆量。我还听到了人民的怒吼声和越来越响的斗争号角。新中国成立后,在国家建设的全面展开中,我从零开始学习城市规划和工程管理。改革开放如春雷滚滚。在不断变化的生活中,我喜欢每个人都见证这个国家的骄傲。有幸进入新世纪,我真的感受到一个国家的崛起,为国家的繁荣而努力。

源地图

作为一个百岁老人,如果说我有什么不同的感受和理解,那可能是我对“新中国”这个词的分量有不同的理解,能够感受到在一个沧桑的世纪里,新中国成立70周年来之不易。有太多值得回忆的故事和经历。

为社会做贡献,为人民服务是我毕生的抱负。听到越来越多的人叫我作家或老作家,我仍然感到惭愧。60年前我偶然开始写作,今天我只能被视为业余作家。

我记得那是国庆节十周年前夕。四川文学主编、老作家沙汀来找我,请我写一篇纪念文章。然而,我写了一篇回忆文章“三姐”。这篇文章在《四川文学》上发表后,又在《人民文学》上重印,引起了中国作家协会领导人的注意。时任中国作家协会党委书记的邵全林邀请我到北京,直言不讳地说:“看看你,你是一个有着丰富革命斗争生活积累的老革命。看看你的写作风格,可以写文学作品,而且有自己的特点。我们请你加入作家的行列。”我说我工作很忙,邵全林说:“你写革命文学,这对年轻人很有教育意义。如果你多做一份工作,就相当于加倍你的生活,做出更多的贡献。为什么不呢?”这真的让我感动。能够做两份工作并对社会做出更多贡献,尤其是对年轻读者来说,的确是件好事。所以我回到成都,开始这样写作。

但是那时我的工作很忙,几乎没有时间写作。《人民文学》总编辑陈白晨和《人民文学》总编辑周明来成都征求我的意见稿。周明看到我真的很忙,没有催促我交手稿。相反,他留在成都,在我休息的时候来找我,说他想听我讲述一个关于过去革命斗争的故事。这很容易处理。我刚刚讲述了我革命生涯中的一些故事。周明立即抓住他们说,“好吧,把这些故事写下来这样,《寻找红军》、《小交警》和《连接关系》等革命文学作品就一个接一个地出版了。

写作打开了我革命斗争记忆的闸门。虽然那惊心动魄的革命生活已经过去,但它却铭刻着苦难的历史、革命者的智慧和意志以及无数人的理想和信念。这些不会随着时间流逝,也不应该被我们遗忘。这是我们的路线。此外,那些熟悉的和牺牲的同伴和朋友经常来到我的梦里,和我一起笑,告诉我,打电话给我,鼓励我...一种感觉在催促我,让我无法停止。我知道我有责任让他们在我的作品中“重生”,让后来的人知道他们的信仰和精神。

1960年小说《清江宋庄》的创作是我文学经历中最难忘的事情之一。我创作的原因是当时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大事:我经历了许多艰难困苦,终于找到了失散20年的女儿。二十年前,也就是1941年,我和妻子刘会心在湖北恩施共同开展党的地下工作。我们的女儿才一个月大,刘慧欣不幸被特勤局逮捕,因为叛徒告发了她。她在狱中勇敢而坚定地与被捕的同伴何龚伟同志战斗。后来她平静地去世了,我们女儿的下落不明。新中国成立后,我曾多次打听过它的下落,但都无济于事。后来,湖北省公安局组织搜寻烈士遗孤工作队。经过一年多的曲折过程,我终于找到了我的女儿,她已经在北京理工大学一年级了。巧合的是,烈士何龚伟的儿子也在这所学校一年级!听到这个消息,我赶紧飞到北京,抱着两个烈士的孩子哭了。

这件事在四川已经广泛传播了一段时间。沙汀和其他文学朋友鼓励我根据这个事件写一部小说。虽然那时我还在忙于工作,但我已经在情感上进入角色,展示了烈士们的革命斗争。这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事情。因此,我利用业余时间开始写作,终于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完成了清江宋庄。小说中关于贺国伟和刘义庆的许多细节取材于殉道者贺龚伟和刘会心的实际斗争生活。与其说这是我写的长篇故事,不如说是殉道者写的故事。

在写这部小说的时候,它在四川文学和成都晚报上连载。后来,《武汉日报》也开始连载。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多读者喜欢它。我收到了许多群众来信。四川大学的柯昭教授告诉我,他每天晚饭前都会看成都晚报和清江宋庄系列。他说许多老师和同学也这样做了。这部小说的连载也引起了人民文学出版社的注意,该出版社在第一次出版时就出版了20万册。中国国家广播电台、天津、四川和武汉的电台也相继播出了全文。《清江宋庄》树立了我对革命文学的信心。我们的社会和人民渴望更深入地了解革命烈士的历史事迹。革命精神是我们民族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就像光和热一样,它总是人类心灵所需要的,并且肯定会起到集中和凝聚的作用。

所有有良知的中国作家都会自觉为人民和社会主义服务,“因为他们从自己的亲身经历中知道,没有人民的革命斗争,就没有作家,更不用说创作了,即使创作了,也不会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欢迎。”我仍然记得,1982年,当我和一个中国作家代表团访问贝尔格莱德时,我在国际作家会议上发表了这个讲话。这是我衷心的创作话语,也是我对许多作家同事的观察。

在我生活的100年里,中国发生了多少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人民为争取民族独立和国家繁荣而进行的革命是多么的悲壮和耀眼!多少慷慨的哀悼者,多少英勇的受害者和多少惊天动地的事件可以作为文学材料加以提炼和展示。不幸的是,我所写的只是这些丰富资料的一小部分。

伟大的时代需要伟大的作家和伟大的作品。时代总是需要文学和作家。如果我们创作出人们喜欢看的文学杰作,人们将永远欢迎他们。因此,我一直对文坛持乐观态度。中国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变化,大量深受人民喜爱的文学名著必将出现。前提是作家是内省和自力更生的。“虽然他们辛苦了几千年,但他们在到达黄金之前吹走了所有疯狂的沙子”,并坚定地走上了一条中国特色、中国风格和中国风格的文学道路,既有高雅的品味,也有大众的品味。这也是我的文学抱负,我愿意为之呐喊,永不改变。

当我100岁的时候,我的长篇回忆录《百年往事》出版了。那时,我为自己制定了一个“五年计划”,希望继续我的文学创作。五年后,我完成了我的回忆录《人物印象——那个时代的人和那种人》和小说《夜谭十大故事》(Ten Tales of Night Tan)的续集《夜谭续集》(Night Tan Sequel),并先后交付给出版社。在我105岁的子寿诗中,我写道:“如果我三年后放假,党将庆祝我的100岁生日,并希望能够取得成功。”我的朋友笑着说,这是我的第二个“五年计划”。

笑话是笑话,但这真的是我的梦想。我仍然记得,在1938年,我在入党申请书上庄严地签了“马识途”而不是真名“马钱穆”,因为我确信我已经找到了正确的道路,老马知道路。80多年很快过去了。对于我们这些与党和国家一起经历过风雨和磨难的人来说,我们可以更好地理解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走上正确道路和努力奋斗的历史意义。这种努力工作的精神感染了我。为了美丽和理想,虽然我经历了许多沧桑,但我的抱负没有改变。在夏宇的天空中,我将用我剩余的热量为祖国和人民服务。(作者是著名作家马识途)

辽宁快乐十二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 时时乐走势图 河北快3

浦和主帅:我预料到了恒大踢三中卫,主场氛围无与伦比

相关新闻

半场-武磊造险布季米尔破门 西班牙人暂0-1马洛卡

半场-武磊造险布季米尔破门 西班牙人暂0-1马洛卡

最新文章

最热文章